最新网址:www.xianqihaotianmi.org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208章 许英的小心思
    要是放在平时,赵全主动搭话,许瑶理都不会理,可今天许瑶突然来了点儿兴致,她弯唇一笑:“行啊,姐夫,只要你来,随时欢迎。”

    赵全本以为许瑶会跟往常以往看都不看他一眼,但她却冲他笑了,还跟他说话了。他胸腔里的血又沸腾起来,粘腻的眼神盯着许瑶:“好,我一定会去,你可得耐心等着我。”

    赵维皱眉,错身一步,挡住他的视线,赵全自讨没趣,冷嗤一声,转身回了屋。

    “瑶瑶,你还是离他远一点,赵全这个人......”赵维紧锁着眉头,很是不放心。

    “他现在算起来是我姐夫,都主动提出来了,不答应他不合适,赵维哥你记得来就行,不用管他。”许瑶摆摆手告别,转身向家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一连好几天许家老两口和赵春兰都精神郁郁,许筱接连给他们的打击太大了,好端端的一个家,也不知道怎么会弄成这样。

    升学宴的事情不得不暂缓,等过了这风口浪尖再说。

    许瑶闲下来,除了帮助军子辅导功课,闲暇时间就开始按照承诺给萧羽写情书。

    她还是头一次干这种事,刚拿起笔,心口就开始怦怦直跳,脸也开始变得炙热。萧羽这回算是给她出了个大难题,这可比写小说要难多了。

    一连几天她都在想该如何下笔,进度始终停留在“萧羽”两个字。

    就在这天,许英忽然来找她,敲了敲门就直接进来,许瑶吓了一跳,赶紧把写了两个字的信纸塞进了抽屉。

    许英看到许瑶慌里慌张的,好奇道:“姐,你在干什么呀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你怎么来了?”许瑶皱了皱眉,不着痕迹地转移话题。

    许英现在在村小学念书,马上就要升初中了,有许瑶的补习再加上林老师的帮助,她也勉强跟上了课程进度,在正常的教育环境下,脸上笑容明显多了不少,坐在床沿上,两条腿晃荡着:“姐,你是不是跟之前在村里劳改的那个哥哥在一起了呀?”

    许瑶一愣,转过头看她:“谁跟你说的?”

    “我听村子里有人传,说看见你坐他的车回家了,到底是不是啊?”

    许瑶神色平静,把桌上的书收进抽屉里,淡声道:“是你娘叫你来问的吧?”

    许英一滞,眼神闪烁透着丝心虚,含含糊糊道:“嗯,是她叫我来打听打听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,回去跟你娘说吧,我的事儿就不用她操心了,得空能看看爷爷奶奶比什么都强。”

    许瑶语气十分不客气,自从分家以来,田秀娥基本就没回来几趟。

    上次来参加许筱的婚宴还是空着手来的,回去的时候,宴席上没吃完的菜色,大包小包拎了不少,平时不露面,好事不落下。

    许英低下头,被说得脸上发烫,她也不想摊上这么个娘,可这不是没办法吗?

    又不是所有人都能像二姐一样的好运,爹娘离婚,爷爷奶奶照顾,还有那么多人喜欢。

    她打心底还是很羡慕许瑶的,从前住在一个院里时,她三天两头在挨打,过得连她都不如,可现在摇身一变,手里攥着钱,还考上了大学,外面的人提起来没一个不竖起大拇指夸的。

    就连她娘都点着她的脑袋,叫她跟许瑶学着点儿。

    其实今天来打听许瑶找对象这件事,不光是她娘好奇,她自己也有小心思,许瑶说到底就是个村姑,就算是考上大学,也离不开这样的家庭背景。

    可萧羽是京都人,当初被接走的时候来了那么多辆车,一看家庭就不一般,那么有本事的人真的会看上许瑶?

    如果他俩真的在一起,那是不是意味着等到她长大找对象也能往京都找呢?

    看许英低着头,半晌不说话,许瑶叹了口气:“这次的学习机会不容易,你要用心些,不要被你娘带偏了方向,找对象都是很遥远的事情,等你上大学再考虑,明白吗?”

    许英有些委屈,自她上学后,田秀娥整日耳提面命,长吁短叹,说什么家里只有她一个姑娘念书识字有文化,等到将来得找个有本事的对象才够得上她这个当娘付出的这番辛苦。

    听的时间久了,许英虽然年纪小,但渐渐开始把这件事放在心里。

    现在听到许瑶这样说,她有些想哭,眨巴着眼睛:“姐,你会一直供我念书吗?我好怕我娘会叫我去嫁人,我不想嫁人。”

    看她这个样子,许瑶也有些同情。

    前世田秀娥就是这样干的,许英刚满十六就开始跟媒婆打听上了婆家,要给说亲事,许英不愿意,就偷偷摸摸跑到城里打工,好不容易自力更生,挣得的钱还得克扣回家里养她弟弟。

    这一世,许瑶不想她再像前世那么辛苦,能帮则帮,她坐在许英身边,摸了摸她的头:“你放心,只要愿意继续念,姐就一直供你,说话算数。”

    许英算是彻底把心放到肚子里,嘴一瘪,抱着许瑶的腰哇哇大哭,许瑶又安抚了好一阵,才送她离开。

    不过经了这件事,许瑶就不在白天写情书了,要是被人看见,指不定又会传出什么闲话来。

    晚上,夜深人静,她坐在灯下用笔支着下巴自个儿琢磨,想到萧羽的面容,还有他说话的语气,欺身靠近亲她的画面,许瑶就觉得脸红心跳,一股莫名的情愫逐渐蔓延开,信上的内容也开始有了雏形。

    在京都

    萧羽自从回到部队以后明显心情不错,他训练起新兵素来以严厉出名,最近一段时间可以说是亲切和善,这突来的转变实在太奇怪了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部队里就掀起一起萧队谈恋爱的热议风暴。

    众人都在猜测,到底是什么样的姑娘能让冷酷的萧队百炼钢化为绕指柔,还没得出结果呢,这姑娘竟然自己出现了!

    这天刚下过一场雨,操场上还泛着湿意,队里的人正在做体能训练,就见一个穿着浅蓝色长裙,外套白色开衫的姑娘沿着水泥路走来,她乌黑的长发披在肩上,淡雅娴静,手里还提着几袋子东西,看起来是作为家属来部队探望。

    新兵训练都是封闭式管理,哪见过这么青春靓丽的小姑娘,血气方刚的大老爷们儿个个都挪不开眼,连训练任务都丢到脑后了。

    姑娘好似知道有人在看她,微微扬起下巴,自信又高傲,随手拦住一个人:“我来找萧羽,麻烦你带我去见他。”